公 告 日:
106.06.18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公關室
標  題: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何壽川等106年度聲羈字第155號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何壽川等106年度聲羈字第155號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新聞稿

有關被告何壽川等三人106年度聲羈字第155號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新聞稿
壹、主文
被告何壽川、廖怡慇、張金榜應予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
貳、裁定理由略以:
一、關於羈押合法性部分
(一)按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24小時內,以聲請書敘明犯罪事實並所犯法條及證據與羈押之理由,備具繕本並檢附卷宗及證物,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本案被告何壽川、張金榜及廖怡慇(下稱被告何壽川等3人)分別於民國106年6月17日上午10時42分、同日上午10時26分、同日上午10時20分經檢察官當庭逮捕,並於同日下午4時12分向本院聲請羈押等情,有被告何壽川等3人之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下稱臺北地檢署)檢察官逮捕通知、同署106年6月17日北檢泰106聲押字第155號函上蓋印之本院收受時間戳章在卷可考,是檢察官聲請羈押,並未逾越前開規定之24小時期限,應屬適法。
(二)被告廖怡慇雖辯以:偵查機關於106年6月16日上午7時許至其住處執行搜索時,即已實質拘束其人身自由,檢察官遲至同年月17日下午4時12分始聲請羈押,顯然超過24小時期限,違反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2項前段規定云云。然被告廖怡慇於檢察官首次訊問時陳稱:調查局人員於106年6月16日持搜索票至其住處及三寶公司辦公處所進行搜索,嗣其以證人身分至調查局做筆錄等語,核與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臺北市調處)所製作之被告廖怡慇調查筆錄內容相符,堪認被告於臺北市調處接受訊問時,仍為證人身分,並無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事。且被告廖怡慇於本院訊問時自承:其至臺北地檢署進行複訊時,坐在地檢署的某個房間內,該房間有兩個隔間,第一個隔間是法警坐的地方,第二個隔間則是等待訊問之人坐的地方,法警有陪同其至廁所好幾次,法警在廁所門口等候,法警也有陪同其離開房間裝水超過一次等語,被告廖怡慇於等候檢察官訊問時既得隨意走動,法警雖有在旁陪同,仍難認已達限制被告人身自由之程度,故被告廖怡慇前揭辯詞,顯乏依據,難以憑採。本件羈押聲請之合法性。
二、關於犯罪嫌疑重大部分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所謂犯罪嫌疑重大,係指對於被告依程序所顯現之情況或事實,可認定為有犯罪之高度可能性,足以顯示被告為該犯罪行為之行為人或共犯時,即可認為其係犯罪嫌疑重大。查,經本院綜合研判檢察官羈押聲請書所載犯罪事實、既有客觀事實證據(詳見檢察官羈押聲請書附件伍證據清單欄)、個案情節及本院訊問被告何壽川等3人所得心證,足以使本院相信被告何壽川等3人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第2項及金融控股公司法第57條第1項之背信罪嫌,被告張金榜涉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製作不實憑證登載會計帳冊罪嫌、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9款妨害主管機關調查變造有關紀錄罪嫌,被告張金榜、廖怡慇另涉刑法第165條湮滅刑事證據罪嫌之高度可能性,堪認檢察官已釋明被告何壽川等3人之行為符合犯罪嫌疑重大之要件。
(二)又羈押與否之審查,僅判斷有無實施羈押強制處分之必要,並非認定被告是否構成犯罪之實體審判程序,故羈押要件無須經嚴格證明,僅須釋明達得以自由證明為已足。被告何壽川辯稱:羈押聲請書所載事項,至多為行政疏失,且並未造成任何公司損害,與背信罪之構成要件不符云云,均屬其是否成立實體犯罪之問題,並非羈押審查程序所應審究之事項,被告何壽川此部分所辯,尚難遽採。
三、關於羈押原因部分
(一)、被告何壽川部分
 茬Q告何壽川於本院訊問時辯稱:關於同意永豐餘全球公司以850萬美金認購Giant Crystal Universal Development Inc.(下稱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以該公司持有之Star City Internationl Co.,Ltd(下稱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案,並非其主導云云,然與被告張金榜就該投資案有無實際決策權所述不符,參以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所出具之永豐金融控股公司案專案檢查相關事項處理建議表記載:永豐餘全球公司投資可交換公司債係由該公司董事會何壽川一人通過,當時永豐餘公司雖有內部簽呈請董事長邱秀瑩核示,然邱秀瑩並未於該簽呈批可,僅有口頭同意,顯見該投資案係由被告何壽川一人核定等語,則被告何壽川所述是否與實情相符,誠有疑問。
 狺S被告張金榜有以立可帶塗銷其所擬具、由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之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及評價費用之簽呈上簽核單位「董事長何」之字樣,並將塗銷後之簽呈交付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管會)乙節,為被告張金榜所不爭執,並有檢察官於被告張金榜電腦內取得之上開簽呈原始電磁檔案及被告張金榜事後塗銷之簽呈原本在卷可考,亦證被告何壽川有決策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之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之實質權限,且被告張金榜有刻意隱瞞被告何壽川於上開投資案角色之舉。
 悁P案被告即永豐餘公司會計主管吳忠福於檢察官之供述,亦可認被告何壽川於本案案發後,確實有介入永豐金控公司如何回應金管會詢問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之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之前後始末。
 郕謢X上情以觀,被告何壽川對於其有無實質決定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之事,與被告張金榜所述及前揭客觀物證不符,且被告張金榜於案發後刻意塗銷與被告何壽川相關之記載,被告何壽川亦有介入永豐金控股公司如何回應金管會對於上開投資案之疑問,兼衡本案重要關係人李俊傑、黃緒宗迄未返國接受檢察官調查,故有事實足認被告何壽川有勾串被告張金榜 、李俊傑、黃緒宗之虞。
(二)被告張金榜部分
 茬Q告張金榜於本院訊問時陳稱:其僅有工程專業,並無財經專業,關於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之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之投資案,先行登載為永豐餘全球公司向Giant Crystal公司承租上海市靜安區南京西路1788號大樓(1788大樓),係財務中心討論出來的初步投資方式云云,然觀諸被告擬具之100年3月16日「增資補充說明」簽呈、101年5月25日「1778案收購與辦理融資目前進度報告」簽呈所載,均有詳細記載1788大樓淨值、股權收購資金、持股比例等財務數據,故被告張金榜就上開投資案,並非僅提供其工程專業知識,更有實際分析投資成效之行為,被告前開陳述刻意淡化其就該投資案之角色,使本案案情陷於晦暗之虞,參以本案重要關係人李俊傑、黃緒宗尚未到案,有事實足認被告張金榜有勾串被告何壽川、李俊傑、黃緒宗之虞。
 珜Q告張金榜於本院訊問時自承有以立可帶塗銷其所擬具、由永豐餘全球公司認購Giant Crystal公司所發行之Star City公司可交換公司債及評價費用之簽呈上簽核單位「董事長何」之字樣,並將塗銷後之簽呈交付金管會等情,業如前述,堪認被告張金榜刻意向金管會隱匿被告何壽川就上開投資案之參與情節,亦有湮滅足以證明被告何壽川涉案程度之證據之羈押原因。
(三)被告廖怡慇
 茬Q告廖怡慇於本院訊問時固陳稱:其僅負責三寶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寶公司)於臺灣之業務,境外公司的業務,是由三寶公司財務協理王玉玲交付相關文件與其簽名,其不清楚上開境外公司之運作情形云云,然此與證人王玉玲於偵查中證述情節有違,參以本案重要關係人李俊傑、黃緒宗尚未到案,且李俊傑乃被告廖怡慇配偶,二人同為Giant Crystal公司、J&R公司董事,王玉玲則被告廖怡慇之下屬,被告廖怡慇以配偶或長官身分影響李俊傑、王玉玲陳述之可能,故有事實足認被告張金榜有勾串被告李俊傑、黃緒宗及證人王玉玲之虞。
 珜Q告廖怡慇另於檢察官執行搜索扣得Star City公司、City  Vision公司股東明細、獲利分配表後,要求調查局人員再次提示上開文件,並趁調查局人員不注意之際,刻意撕毀其於該文件記載之日期「2013.10.8(一)」,並將之棄置於三寶公司辦公處所沙發椅夾縫中,為被告廖怡慇所坦認,並有調查局人員出具之106年6月16日職務報告書在卷可參,而被告廖怡慇於該文件填載之日期,事涉被告廖怡慇於本案案發前是否即已知悉其擔任董事之上開2家境外公司之運作情形,被告廖怡慇撕毀該部分,顯然是為避免偵查機關獲悉其早於102年間即對上開2家境外公司之預估獲利有所瞭解,而有湮滅本案重要證據之羈押原因。
四、關於羈押必要性部分
  被告何壽川等3人有勾串共犯之虞,被告張金榜、廖怡慇另有湮滅證據之舉,均如前述,而被告何壽川為永豐餘集團負責人,被告張金榜為永豐餘公司土地開發部經理,被告廖怡慇為三寶公司之決策者,三人均擔任公司要職,不排除以渠等地位影響共犯及其他關係人之陳述,且現今網路通訊軟體發達,人與人間可以隨時隨地輕易透過行動裝置進行文字、 聲音溝通,甚至在線上為檔案傳輸、修改,顯然無法以具保、限制住居等較羈押侵害為小之其他替代手段,避免被告何壽川等3人與共犯進行勾串或湮滅證據,兼衡被告何壽川等3人所涉犯行嚴重侵害我國金融秩序,倘被告何壽川等3人勾串共犯或湮滅證據,將導致國家刑罰權難以實現之風險,及 被告人身自由之保障、防禦權受限制程度,就目的與手段依比例原則權衡,認有羈押被告何壽川等3人之必要。
五、結論
  基上,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羈押被告何壽川等3人。又被告何壽川等3人既有勾串共犯之虞,且檢察官亦未就本案所有共犯尚未有足夠時間為詳盡之調查,堪認有禁止被告接見通信之必要。
         刑事第十五庭 法 官 吳佳霖
(得抗告)
證券交易法
第171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
  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第174條
九、意圖妨礙主管機關檢查或司法機關調查,偽造、變造、湮滅、隱匿、掩飾工作底稿或有關紀錄、文件。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或併科新臺幣一千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律師對公司、外國公司有關證券募集、發行或買賣之契約、報告書或文件,出具虛偽或不實意見書。
  二、會計師對公司、外國公司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文件或資料有重大虛偽不實或錯誤情事,未善盡查核責任而出具虛偽不實報告或意見;或會計師對於內容存有重大虛偽不實或錯誤情事之公司、外國公司之財務報告,未依有關法規規定、一般公認審計準則查核,致未予敘明。

金融控股公司法
第57條
金融控股公司之負責人或職員,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金融控股公司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公司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商業會計法
第71條
商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

刑法
第165條(湮滅刑事證據罪)
  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