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8.09.19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最高法院
標  題: 最高法院107 年度台上字第3330號何明憲等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最高法院107 年度台上字第3330號何明憲等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新聞稿

壹、本院判決摘要
一、何明憲、凃錦樹(下稱何明憲2人)因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4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25號刑事判決論處罪刑,檢察官以原判決關於何明憲2人所為並不成立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之不利益交易罪採證違法,且原判決對何明憲2人之量刑過輕;何明憲2人則均否認犯原判決所認定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等為由,分別提起第三審上訴。
二、本院於民國108年9月19日以107年度台上字第3330號刑事判決,將原判決關於何明憲、凃錦樹部分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貳、第二審判決情形:
「原判決(指第一審判決)關於何明憲、凃錦樹部分,均撤銷。
何明憲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伍佰零玖萬陸仟柒佰參拾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追徵其價額。又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伍佰萬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追徵其價額。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錦樹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處有期徒刑貳年。又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第二審認定事實摘要:
何明憲為股票上市交易之勤美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勤美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股票未上市交易之)日華投資公司實際負責人及日華資產公司董事,凃錦樹為勁林爭青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勁林公司)實際負責人。何明憲2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平分勞務報酬之方式,就「大廣三不良債權」交易,侵占勤美公司之從屬公司日華投資公司之款項,合計新臺幣(下同)3,509萬6,730元:就「金典不良債權」交易,侵占勤美公司之從屬公司日華資產公司之款項,共計3,500萬元。
肆、本院判決理由要旨:
一、本件起訴書係記載,何明憲2人共同藉由「大廣三不良債權」及「金典不良債權」之交易過程,使股票上市交易之勤美公司及太子建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子公司)為不合營業常規之不利益交易,並侵占勤美公司及太子公司之資產,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第3款及第2項之罪(犯罪所得達1億元,法定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7年);原判決則認定何明憲2人共同藉由「大廣三不良債權」及「金典不良債權」之交易過程,侵占日華投資公司及日華資產公司之資產,惟並未使勤美公司及太子公司為不合營業常規之不利益交易,係犯同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罪(犯罪所得未達1億元,法定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3年)。
  以上兩者之犯罪事實及所犯罪名,並非完全一致。原審就認定何明憲前揭犯罪事實,並未踐行刑事訴訟法第95條所定告知程序。又原審審判長於審判程序期日,於調查證據程序之最後,就何明憲2人被訴犯罪事實為訊問,係以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為據,亦未及於原判決所認定亦即經更正(變更)之具體犯罪事實。因起訴書所記載與原判決所認定之犯罪事實猶有不同,且是否成立原判決所認定罪名之法律適用仍有爭議,致何明憲2人及其等辯護人難以充分辯論(辯護),有礙於其等訴訟防禦權及辯護權之行使(按係無罪答辯),原審所踐行訴訟程序,自非適法,何明憲上訴意旨亦執此指摘,不足以昭信服。
二、原判決認定及說明:有關「大廣三不良債權」部分,日華投資公司與勁林公司簽訂符合營業常規之「投資協議書」 ,約定勁林公司為日華投資公司尋找買主購買「大廣三不良債權」,所得買賣價款除優先分配予日華投資公司及勁林公司部分款項外,餘款全部歸由勁林公司所有。原判決附件相關金流圖所示款項,係日華投資公司依據「投資協議書」分配予勁林公司;有關「金典不良債權」部分,日華資產公司與勁林公司簽訂符合營業常規之「服務契約書」、勤美公司、太子公司與日華資產公司簽訂符合營業常規之「債權讓與協議書」,分別約定日華資產公司委請勁林公司協助日華資產公司完成買受「金典不良債權」,以及勤美公司、太子公司向日華資產公司買受「金典不良債權」,並支付費用委由勁林公司進行債權物權化事宜。原判決附件相關金流圖所示款項,係日華資產公司依約支付予勁林公司。則日華投資公司及日華資產公司分別依約支付予勁林公司之上開款項,似屬勁林公司而非日華投資公司或日華資產公司所有之資產。上開款項縱使流向何明憲2人,仍屬何明憲2人是否違背其等職務,有無背信而非侵占行為之範疇。原判決遽認何明憲2人係侵占日華投資公司及日華資產公司之資產,其事實認定與理由說明齟齬不合,難認適法。
三、原判決認定何明憲2人前後侵占之款項已逾7,000萬元,勁林公司是否可能平白無故支付上開款項予何明憲?何明憲取得各該款項之原因安在?上述「投資協議書」、「服務契約書」及「債權讓與協議書」,有無刻意高估服務代價或交易對價,而有利益輸送之情事?均有疑竇 就此詳加調查釐清,亦未於理由加以剖析說明,遽認上述交易均符合營業常規,而為有利於何明憲2人之認定,致檢察官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其調查職責自嫌未盡,亦難昭折服。
四、原判決就有關何明憲2人行為後9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刑法之比較適用,已說明修正前刑法第56條之連續犯規定,對行為人較為有利。又修正後刑法第31條規定,對行為人較為有利。因何明憲係勤美公司之董事長,並無修正後刑法第31條但書有關共犯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凃錦樹則有該但書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原判決綜合刑法修正之全部罪刑,而為刑法修正之比較適用,僅審酌刑法第31條但書減輕其刑之規定,而漏未審酌連續犯規定對何明憲2人較為有利,遽認修正後刑法較有利於何明憲2人,因而一體適用修正後刑法規定,對何明憲2人先後2次犯行,均予以併合處罰,而非成立連續犯一罪,又未進一步說明其如此論斷之依據,亦非適法。
五、綜上,檢察官及何明憲2人上訴意旨分別指摘原判決違法,均為有理由,且上述原判決之違法,已影響於事實之確定,本院無從自為判決。應認原判決關於何明憲2人部分,仍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又原判決說明何明憲2人其餘被訴犯行,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併予發回。
              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洪昌宏
                      法官吳信銘
                      法官林孟宜
                       法官吳淑惠
                       法官李錦樑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