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8.09.18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福建連江地方法院
標  題: 公示送達簡易判決107簡字第12號軍備局及柯應光等12人間確認土地不存在事件1件

公示送達簡易判決107簡字第12號軍備局及柯應光等12人間確認土地不存在事件1件

福建連江地方法院民事簡易判決      107年度簡字第12號
原   告 國防部軍備局
           住臺北市中山區北安路409號
法定代理人 房茂宏  住同上
訴訟代理人 李志澄律師
複 代理人 林美伶律師
被   告 柯應光(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新北市中和區景新街423巷35弄14之2
            號
           居新北市中和區景新街423巷35弄14號3
            樓
      柯應成(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臺北市文山區興隆路3段221巷8弄2號
            5樓
      柯光明(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籍設臺北市松山區八德路4段692號4
            樓(臺北市松山區戶政事務所)
           居臺北市松山區富錦街571巷16號3樓
      柯猴英(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連江縣莒光鄉青帆村79號
      柯金玉(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2段123巷9之1號
      柯金翠(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臺北市內湖區成功路4段30巷28弄29
            號5樓
      陳玉玲(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桃園市大溪區介壽路211巷22弄44號
      陳玲玉(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臺北市文山區興隆路1段153巷3弄2 
            號3樓
           居新北市板橋區長安街138巷1弄48號8
            樓
      陳志華(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新北市鶯歌區福安街7巷24弄18號
      陳志文(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新北市汐止區建成路37巷8號7樓之5
兼 上十人
訴訟代理人 柯光誠(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住新北市蘆洲區中正路185巷31弄48號4
            樓
被   告 陳志忠(即陳妹英之承受訴訟人)
           籍設新北市三峽區光明路71號5樓(新北
            市三峽戶政事務所)
           現應受送達地址不明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確認土地所有權登記請求權不存在事件,本院
於民國108年8月29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確認被告柯應光、柯應成、柯光明、柯光誠、柯猴英、柯金玉、
柯金翠、陳玉玲、陳玲玉、陳志忠、陳志華、陳志文就坐落如附
表所示之土地之所有權登記請求權不存在。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 實
甲、程序方面:
一、按當事人死亡或法定代理人之代理權消滅者,其繼承人或法
  定代理人於得為承受時,應即為承受之聲明,民事訴訟法第
  175條第1項定有明文。本件原告起訴時之法定代理人原為何
  安繼,嗣原告法定代理人於民國107年7月1日變更為房茂宏
  ,有國防部107年6月28日國人管理字第1070010260號函可證
  (見本院簡字卷一第12頁)。茲由房茂宏於107年9月17日具狀
  聲明承受訴訟,經核尚無不合。
二、本件被告陳妹英(以下逕稱其名)於訴訟中之107年7月23日
  死亡,有其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1紙可憑(見本院簡字卷
  一第7頁),其繼承人為柯應光、柯應成、柯光明、柯光誠
  、柯猴英、柯金玉、柯金翠、陳玉玲、陳玲玉、陳志忠、陳
  志華、陳志文,亦有戶籍資料在卷(見本院簡字卷一第23-3
  9頁),本院業已於107年12月5日依職權以裁定命被告為陳
  妹英之承受訴訟人,續行訴訟程序,合先敘明。
三、本件被告均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
  條各款所列情形,應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
四、本件原告起訴時即請求確認陳妹英就如附表所示之土地(下
  稱系爭土地)所有權登記請求權不存在(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
  -3頁),本即為消極確認之訴,嗣因陳妹英於訴訟中死亡而
  更正聲明,請求確認陳妹英之繼承人即承受訴訟人如主文第
  1項所示,僅為訴訟上之更正,原告並未於訴訟進行中始追
  加消極確認之訴,被告抗辯原告所為訴之追加違法,尚有誤
  會。
乙、實體方面:
壹、原告主張:
一、系爭土地係未登記之土地,自59年以前即由軍方占有使用,
  為軍方營區範圍,現存有軍營設施。然陳妹英就系爭土地主
  張以所有之意思占有,申請時效取得所有權登記,經連江縣
  地政事務所(下稱連江地政)受理後依法公告,因陳妹英主張
  並非事實,經原告依法提出異議,惟調處結果認陳妹英有占
  有事實,准其所請。雖陳妹英及被告主張於56年至92年間由
  陳妹英占有系爭土地做耕種使用,但事實上軍方早於59年以
  前即占有系爭土地,陳妹英自無從再為使用,且本件消極確
  認之訴應由被告就陳妹英占有系爭土地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被告雖提出訴外人劉清官、曹祥光所出具之土地四鄰證明書
  ,然尚不足為有利之證據。且被告又主張係由陳妹英、被告
  之祖父即柯、被告之父親即柯炎等時效取得系爭土地
  ,何以僅得由被告單獨申請登記,而置其他繼承人於不顧,
  顯見被告主張無理由。
二、又兩造間對於被告是否有所有權登記請求權存在一事既有爭
  執,且系爭土地上仍有軍事設施,為軍方營區範圍內,供軍
  方使用,況有關軍方使用之不動產,均為原告管理業務之範
  疇,則原告即有確認利益,並得提起本件消極確認之訴。再
  調處並未具有既判力,原告自得於收到調處後15日內提起訴
  訟,況縱使本件原告起訴已逾15日之期限,然仍得提起訴訟
  確認,原告起訴程式並無違法,爰依土地法第59條規定提起
  本訴求為確認等語。並聲明:如主文第1 項所示。
貳、被告則以:
一、被告柯應光、柯應成、柯光明、柯光誠、柯猴英、柯金玉、
  柯金翠、陳玉玲、陳玲玉、陳志華、陳志文等11人未於本院
  108年8月29日最後一次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據其所提書狀及
  先前言詞辯論期日之陳述,則以:
(一)原告非財政部國有財產局,無權綜理國有財產事務,且未提
  出對於系爭土地有何管理或使用之權源,亦未占有使用系爭
  土地,且系爭土地上並無任何軍事設施、營區之存在,依系
  爭土地之航照圖即可知悉,原告雖主張系爭土地上之水泥建
  物為軍方設施之彈藥庫,但未提出相關帳冊、營產資料外,
  且該水泥建物面臨馬路,顯非作為彈藥庫使用,該水泥建物
  僅為民間防空洞,非軍方設施。原告提起本件訴訟有違國有
  財產法第9條之規定,且原告亦無確認利益之存在。
(二)原告於105年4月21日進行調處,原告並有派員參加調處會議
  且當場知悉調處結果,竟遲誤5個多月,至105年9月27日始
  提起本件訴訟,且連江地政之地址位於清水村,其曾於105
  年9月9日以連地所字第1050003702號函檢送調處紀錄至原告
  工程營產中心北部地區工程營產處馬祖分遣所,而該所之送
  達地址為馬祖南竿郵局信箱,位於南竿鄉介壽路上,於105
  年9月10日前必能將調處紀錄送達原告,則原告於9月27日始
  提起本件訴訟,即未於調處後15日內提起訴訟,顯已遲誤期
  間,而起訴程式不合法。
(三)原告係於91年3月1日成立,豈可能在59年間即占用系爭土地
  。況負責調處之委員之一為連江地政代理主任楊遠鵬(已歿
  ),其為調委會主席,且為公務員,如未經查證不可能在調
  處紀錄之結論為「可以耕作、上無軍事設施」。而調處當日
  ,係由調處委員親自到場確認,查證系爭土地確實為陳英妹
  全家長期占有使用中,土地上並無任何軍事設施或營區,因
  而為該結論。被告之祖父即柯、被告之父親即柯炎、
  陳妹英與被告先後長期占有使用系爭土地,自得向連江地政
  申請時效取得所有權之登記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
  之訴駁回。
二、被告陳志忠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
  或陳述。
參、得心證之理由
一、經查,系爭土地為未登記土地,陳妹英於93年2月25日以所
  有權人之意思時效取得系爭土地登記請求權為由,向連江地
  政申請所有權第一次登記,並經連江縣莒光鄉不動產糾紛調
  處委員會調處認定原告異議不成立,准予登記等情,有土地
  登記申請書、土地登記第二類謄本、戶籍謄本、連江縣莒光
  鄉不動產糾紛調處委員會調處紀錄表在卷可考(見本院訴字
  卷一第209-229頁),且為兩造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二、本件爭執之點,應在於1.原告是否有確認利益;2.原告是否
  於收到調處紀錄後逾15日始提出本件訴訟;3.陳妹英以所有
  權人之意思取得登記請求權是否存在,茲析述如下:
(一)按確認之訴,非原告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者,不得
  提起。所謂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係指法律關係之存
  否不明確,原告主觀上認其在法律上之地位有不安之狀態存
  在,且此種不安之狀態,能以確認判決將之除去者而言(最
  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240號判例意旨參照)。又按國防部及
  所屬機關(構)、軍事學校、部隊使用之公有不動產,以本
  局(即國防部軍備局)為管理機關,國防部軍備局組織法第8
  條定有明文。被告抗辯原告就系爭土地無任何軍事設施、營
  區而無確認利益云云,然查,經本院於108年4月26日現場履
  勘,先行請地政人員指出系爭土地之範圍後,始進行勘驗系
  爭土地上之現況,其上有一水泥建物,並有一廢棄單槓,且
  系爭土地範圍外之右側、上方仍有軍方營區,有本院勘驗筆
  錄、現場照片在卷可憑(見本院簡字卷二第9-20頁),可見系
  爭土地可能為軍方營區之範圍。再者,證人即本件調處委員
  林增官到庭證稱:系爭土地之現場狀況只有一個營房,當時
  也有一個單槓,是軍方阿兵哥訓練用等語(見本院簡字卷二
  第92頁),足見系爭土地上有軍方設施,為軍方營區之範圍
  一節,堪以採信,則原告既為軍方之公有不動產之管理機關
  ,原告主張為系爭土地之使用人,因被告主張陳妹英對系爭
  土地以所有權人之意思取得登記請求權,雖原告否認被告之
  主張,但仍經調委會調處准予登記,顯然兩造間就「陳妹英
  對系爭土地以所有權人之意思取得登記請求權存在」一事已
  存有爭執,上開法律關係之存否不明確,並使原告在私法上
  之法律地位有不安之狀態存在,且此不安狀態能以確認判決
  除去,原告提起本件確認訴訟,自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
  利益,被告抗辯原告無確認利益,不得提起本件訴訟,實屬
  有誤。
(二)又按土地權利關係人,在前條公告期間內,如有異議,得向
  該管直轄市或縣(市)地政機關以書面提出,並應附具證明
  文件;因前項異議而生土地權利爭執時,應由該管直轄市或
  縣(市)地政機關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
  知後15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逾期不起訴者,依原調
  處結果辦理之,土地法第59條定有明文。於此所謂土地權利
  關係人於接到調處通知後15日內,不起訴者,依原調處結果
  辦理之,僅指調處結果於土地權利關係人逾期不起訴時確定
  ,地政機關基於其執掌登記業務之職權,應據以辦理登記而
  言。然因地政機關並無確定私權之權,故土地權利關係人對
  於登記人是否確實有經地政機關登記之私權存在,如有爭執
  ,仍得提起民事訴訟以求解決(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
  841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雖抗辯原告提起本件訴訟已逾
  土地法第59條所規定之期間云云,然查,連江縣地政局係於
  105年9月12日始將調處紀錄送交郵局遞送,有連江縣地政局
  108年4月17日地籍字第1080001221號函在卷可憑(見本院簡
  字卷一第202頁),而原告提起本件訴訟之日為105年9月27日
  (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頁),則縱依該送交郵局之日起算15日
  ,原告仍係於期間內提起本件訴訟,其起訴程式並未違法,
  被告此部分之抗辯,亦屬有誤。
(三)復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責任,
  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而消極確認之訴,就法
  律關係或權利之存在,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19年
  上字第385號、28年上字第11號、42年台上字第170號判例要
  旨參照)。故本件「確認被告即陳妹英之繼承人以所有權人
  之意思取得登記請求權不存在」之消極確認之訴,自應由被
  告舉證證明陳妹英對系爭土地有所有權登記請求權存在,合
  先敘明。次按以所有之意思,20年間和平繼續占有他人未登
  記之不動產者,得請求登記為所有人;以所有之意思,10年
  間和平繼續占有他人未登記之不動產,而其占有之始為善意
  並無過失者,得請求登記為所有人,98年7月23日修正前民
  法(以下均以民法稱之)第769條、第770條定有明文,本件
  係消極確認之訴,應由被告舉證證明陳妹英對系爭土地已符
  合民法第769條或第770條之規定而得請求登記為系爭土地之
  所有權人。
(四)被告抗辯系爭土地為被告之祖父即柯、被告之父親即柯
  炎、陳妹英與被告先後長期占有使用系爭土地,自得向連
  江地政申請時效取得所有權之登記,無非以系爭土地之土地
  四鄰證明書(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10頁)證明自47年開始至93
  年間均以所有之意思和平占有系爭土地。然按證人須依據文
  書、資料為陳述,或依事件之性質、證人之狀況,經法院認
  為適當者,得命兩造會同證人於公證人前作成陳述書狀;經
  兩造同意者,證人亦得於法院外以書狀為陳述;證人以書狀
  為陳述者,仍應具結,並將結文附於書狀,經公證人認證後
  提出,民事訴訟法第305條第2、3、6項所規定,是除符合上
  開條文規定得以書狀陳述之情形外,證人就所知事實為陳述
  ,均應以言詞為之。被告提出由證人劉清官、曹祥光所出具
  之四鄰證明書,核其聲明內容之性質,應屬證人之證詞,惟
  上開書面陳述,非法院認為適當並命兩造會同被告於公證人
  前作成,亦非經兩造同意之法院外書狀陳述,該書面陳述,
  並非合法之人證,亦無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
  19 65號、92年度台上第71號、95年度台上字第2547號判決
  意旨參照),故尚難僅以上開四鄰證明書認定陳妹英確有占
  有系爭土地而時效取得之事實。
(五)被告又抗辯本件經調處委員到場確認現況,且調解委員非常
  公正,故調處結論為正確云云,然查,調處結果既仍得經由
  司法途徑解決,則本院即須審視陳妹英是否經時效取得系爭
  土地,無從僅依調處結果即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而本件經
  證人林增官即本件調處委員到庭證稱:我是本件調處之委員
  ,調處經過是當時被告主張軍方都沒有使用,但當時有一個
  營房,被告也說如果軍方建物沒有要使用的話,應該要把土
  地還給他,我有去現場履勘,現場狀況也是只有一個營房,
  當時也有一個單桿,但現在不知道拆走沒,當初軍方是阿兵
  哥訓練用,系爭土地因為是重要營區,不會讓民眾進入,如
  果有圍起來的地方就不能再做耕種使用等語(見本院簡字卷
  二第91-93頁),則系爭土地既為軍方重要營區之範圍,陳妹
  英如何確實有在系爭土地上耕種使用即有疑慮,自不能逕為
  有利於被告之判斷。
(六)被告另請求傳訊證人楊遠鵬,然證人楊遠鵬業已經死亡,無
  調查之可能性;又被告請求函詢地政機關是否整座山均為軍
  方營區,以證明陳妹英時效取得系爭土地,惟被告既未能舉
  證系爭土地經陳妹英時效取得,已如前述,則被告請求函詢
  整座山是否為頂山營區,即已無調查之必要性,併予敘明。
三、綜上所述,本件依被告等人所舉及卷存之證據資料,無法證
  明系爭土地經陳妹英時效取得,其繼承人即被告等人,自亦
  不可能因繼承而取得土地所有權之登記請求權。從而原告依
  據土地法第59條之規定,請求確認被告等人就系爭土地之所
  有權登記請求權不存在,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四、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
  證據,經本院審酌後認對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列
  ,附此敘明。
丙、訴訟費用費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第85條第1項前
  段。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9   月  16  日
         民事庭   法 官 李建慶
附表:
┌──┬────────────────┬─────┬─────┐
│編號│     土 地 坐 落     │  面積  │ 權利範圍 │
│  ├───┬────┬───┬───┤(平方公尺)│(應有部分)│
│  │ 縣市 │鄉鎮市區│ 段 │地號 │     │     │
├──┼───┼────┼───┼───┼─────┼─────┤
│ 1 │連江縣│莒光鄉 │大坪段│437-1 │271.27  │全部   │
└──┴───┴────┴───┴───┴─────┴─────┘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9   月  16  日
               書記官 林長貴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