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8.08.05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標  題: 本院107年度侵重訴字第1號陳伯謙殺人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本院107年度侵重訴字第1號陳伯謙殺人案件新聞稿

主文
陳伯謙犯強制性交而故意殺害被害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又犯竊盜罪,處有期徒刑10月。
又犯遺棄屍體罪,處有期徒刑4年6月。
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事實概述
一、陳伯謙在臺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27號靠近市民大道之華山草原上搭建野居草堂,被害人A 女透過臉書聯繫而認識陳伯謙,A 女於民國107 年5 月31日16時許至野居草堂與在場之陳伯謙及其餘友人聊天及飲酒,之後其餘友人陸續離去,僅剩陳伯謙及A 女,陳伯謙見A 女酒醉昏睡倒臥休息,竟違反A 女之意願,以其陰莖插入A 女陰道之方式發生1 次性交行為得逞,然過程中A 女積極反抗,陳伯謙竟從A 女背面壓制住A 女,並以左手壓住A 女頭部,再將A 女頸部夾在其右手手肘間,以此方式勒住A 女頸部,致A 女死亡。

二、A 女遭陳伯謙殺害後,陳伯謙竊取A 女當時遺留在草堂內之隨身包包及其內財物,並將其中現金花用殆盡。

三、陳伯謙為避免殺害A女之犯行曝光,即將A 女屍體支解後棄屍,其先於野居草堂內將A 女屍體連同衣服切割成數個部位,以塑膠袋分裝成7 包,騎乘機車載至陽明山子坪附近之草叢中丟棄;且陳伯謙於切割屍體完成時,臨時起意欲將其認為切割形狀較為完整之A 女左側乳頭及外陰部製成標本,故再以鹽巴及明礬覆蓋其上並放置於夾練袋內,進行標本製作之防腐程序。

判決理由摘要
一、本件被告雖坦承有竊盜、損壞及遺棄屍體之犯行,惟否認有為強制性交而故意殺害被害人之犯行,且其歷於偵查、本院審理時辯詞一變再變,本院合議庭認定有罪之理由說明如下:
1.就強制性交而故意殺害被害人部分:
(1)依案發前在場一同飲酒之證人等人證述情節,被害人A女於案發當晚處於酒醉昏睡狀態,而依鑑定證人及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解剖報告書暨鑑定報告書,A女體內採集之檢體有精蟲反應,且多處生前外傷,下體撕裂傷延伸至陰道壁內,動脈明顯充血,足認A女遭男性器官插入及射精時,尚有心跳。亦徵被告於殺害A女前,有對A女為強制性交,並於過程中,因A女試圖抗拒,而以強暴方式,導致A女左後背部等部位受有傷勢。
(2)依A女解剖及鑑定結果,A女之死因係遭人以徒手勒頸,致腦部缺氧窒息死亡,與被告於警詢、偵查、本院訊問及準備程序時坦承殺害被害人A女的過程相符。
2.就竊盜、損壞及遺棄屍體部分,業據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訊問、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坦承,核與證人證述情節相符,並有相關證據在卷可佐。
3.被告偵查中先坦承殺人、竊盜、損壞及遺棄屍體之犯行,惟否認對A 女強制性交,並辯稱:「我是於A 女死後才以手指插入A 女下體」,然於偵查中又改口:「我想到說野居草堂會被拆掉,一時很氣憤,於是戴上保險套後,硬把陰莖塞入A 女屍體之陰道內抽動到射精為止」;又就製作標本部分,於107年8月14日本院訊問時辯稱:「我不是為了要製作標本,只是想要將割下來的乳房和下陰部埋在草堂旁邊挖個洞種樹,以化解我與A 女之間的冤仇」;就殺害A女部分,於108年1月21日本院準備程序時則改稱:「A 女是遭一位英文名字叫Eric的臺灣男子殺害,我只是被Eric威脅而幫忙分屍及棄屍」,是被告辯詞一變再變,本院審究卷內相關證據後,認被告上開辯詞均不可採。

二、本院審酌被告所為強制性交而故意殺害被害人之犯行,以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時所受之刺激、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與被害人之關係等一切情狀,均顯示其惡性重大至極,所為顯已泯滅人性,其行為結果無理剝奪A 女之生命,顯屬情節最嚴重之犯行,被害人家屬無法寬恕被告所為,且於被告徹底悔悟面對己非之前,被告顯然難有更生改善之可能性,倘不與社會永久隔離,則日後重返社會,恐以相同手段侵害他人生命權之可能性極高,是對A 女所另犯下強制性交並殺害A 女之犯行量處死刑,併宣告褫奪公權終身。另被告及其辯護人主張刑法第19條責任減輕,惟經送鑑定結果,並無刑法第19條減輕其刑之適用。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