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8.07.10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最高法院
標  題: 最高法院審理108年度台上字第940號翁仁賢家暴殺人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最高法院審理108年度台上字第940號翁仁賢家暴殺人案件新聞稿

壹、本院判決摘要:
一、上訴人翁仁賢因家暴殺人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依職權逕送本院審判,視為其已提起上訴。
二、本院於民國108年7月10日判決將原判決撤銷,並自為判決翁仁賢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並為相關沒收。全案確定。
貳、第二審判決情形:
原判決撤銷。翁仁賢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並為相關沒收。
參、第二審認定事實(案情)摘要:
翁仁賢因自認其長期為家庭付出、犧牲甚多,卻無法得到相對應之肯定、受到父母及兄長欺壓、輕視與不公平對待,因此遷怒兄嫂、姪輩,遂萌生殺害全家人之動機及意念,基於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及殺人之犯意,於民國105年2月7日農曆除夕晚間,在桃園市其住處,以預先購得之汽油先傾倒於住處廣場停放之2 輛自用小客車引擎蓋上,復往家中餐廳內潑灑,並取出打火機點燃報紙,朝餐廳內丟擲以引燃被潑灑之汽油,致於餐廳內之其父母翁廷凱、翁魏春霞及其他家屬共6人遭烈火灼身而死亡;施麗卿等2人則受有不同程度之燒傷;另少年翁○婷等家屬8人則倖免於難。火勢並造成左側護龍之1 樓之通道窗戶、廁所、餐廳及廚房內部物品及裝潢木板或牆壁、天花板受火熱不等程度之燒損、變色、碳化、燒失,經搶救,始未損及房屋結構等主要構成部分,未發生燒燬住宅之結果而未遂。
肆、本院撤銷原判決並量處翁仁賢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之理由要旨:
一、原審予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翁仁賢行為後,刑法第272條第1項對於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之規定,於108年5月10日修正,並於同月29日公布、同月31日施行。經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修正後之新法較有利於翁仁賢,應適用修正後之刑法第272條規定論處罪刑。原審未及審酌,尚有未妥。
二、死刑之剝奪生命,具有不可回復性。且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法院對於有罪被告之科刑,應符合罰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而現階段之刑事政策,非祇在實現以往應報主義之觀念,尤重在教化之功能,立法者既未將刑法第272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之法定刑定為唯一死刑,並將無期徒刑及有期徒刑列為選科之項目,其目的即在賦予審判者能就個案情狀,審慎斟酌,俾使因不堪受直系血親尊親屬虐待或尚有教化遷善可能之罪犯保留一線生機。故若對於泯滅天性,窮兇極惡之徒,本於責任原則,依刑法第57條所定各款審酌,並對於犯罪行為人事後確無悛悔實據,顯無教化遷善之可能,以及從主觀惡性與客觀犯行加以確實考量,認不得已而必須剝奪其生命權,使與社會永久隔離,仍得判處死刑。依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第1項規定:「人人皆有天賦之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任何人之生命不得無理剝奪。」同條第2 項規定:「凡未廢除死刑之國家,非犯情節最重大之罪,且依照犯罪時有效並與本公約規定及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公約不牴觸之法律,不得科處死刑。死刑非依管轄法院終局判決,不得執行。」限制未廢除死刑國家,只有對「最嚴重的犯罪」可以判決死刑。又依西元1984年5月25日,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決議批准「保障死刑犯人權之保證條款」第1條除納入上開規定外,進而規範「在未廢除死刑的國家,只有最嚴重的犯罪可判處死刑,死刑的範圍應只限於故意犯罪,且發生死亡或其他極端重大結果之犯罪」,即將「最嚴重的犯罪」限於造成「致死」或其他「極端嚴重結果」之「故意」犯罪行為。則具有殺人之故意,並且造成死亡結果之罪,自符合上開公約第6條第2項所謂「最嚴重的犯罪」。 觀之我國刑法仍保有死刑宣告制度,且經司法院釋字第194、263、476號為死刑制度合憲之解釋。本件翁仁賢經原審認定故意殺害包括父母親等多人,並造成其中6人死亡。是其所犯應符合上開公約第6條第2 項所指之「最嚴重的犯罪」。再者,縱依尚未廢除死刑制度之日本實務上所採之「永山基準」,暨供美國仍保有死刑的州與聯邦參考之美國模範刑法典(Model Penal Code)210.6 (1)關於得以判處死刑之規定作為參考標準,再為檢驗,翁仁賢並無不得判處死刑之情形。又本院為求慎重,就原審量刑部分進行辯論,經戒慎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量刑應注意之事項,認翁仁賢於闔家團圓之除夕夜晚,不知以感恩惜福的心情來告別舊時,迎接新年,竟預謀以汽油潑灑並點火形同無差別方式,弒殺在老家歡樂圍爐團聚之親族,手段極為殘忍毒辣,導致其中6人不幸慘死,且死狀淒慘,令人不忍卒睹,並造成遺屬永遠無法彌補之痛苦及傷害,使倖存之被害人或其他家屬迄今仍生活於無限悲憤中,且均不願原諒翁仁賢,甚而請求法院判處或維持其死刑之判決。再本件並非肇因於被害人等生活、態度、背景(如被害人拋家棄子、好賭、酗酒等)或有刑法第272條修正說明所舉如處以法定刑死刑或無期徒刑,而有過苛(如翁仁賢父母有言語或暴力相向等)之因素遭致其犯罪,且翁仁賢自始均無悔悟之心,犯後言詞仍充滿報復之意。兼以其並無自首,或有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欠缺,致其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或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而得以減輕或不罰之情形,復經鑑定認其已難再教化或無回歸社會之可能性。經斟酌再三,認翁仁賢之行為實已達人神共憤而為天理、國法所難容,除處其死刑外,並無其他選擇,爰於改判後仍量處其死刑,並褫奪公權終身,以彰顯國法尊嚴與維護法治、倫理制度。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蘇振堂
                          法官 沈揚仁
                          法官 鄭水銓
                          法官 楊真明
                          法官 謝靜恒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