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7.12.26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最高法院
標  題: 最高法院審理106年度台上字第1337號高志鵬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最高法院審理106年度台上字第1337號高志鵬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案件新聞稿

壹、本院判決摘要
一、上訴人高志鵬因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度重矚上更(二)字第4號判決。高志鵬不服提起第三審上訴。
二、本院於民國107年12月26日,以106年度台上字第1337號判決從程序上駁回上訴。全案確定。
貳、第二審判決情形
一、原(第一審)判決撤銷。
二、高志鵬共同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對於非主管及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及職權命令,利用職權機會及身分圖自己及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處有期徒刑4年6月,褫奪公權4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50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第二審認定事實(案情)摘要
高志鵬為立法院第6屆立法委員,同時擔任該屆第5會期財政委員會委員,為依據法令服務於國家且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與其助理兼辦公室副主任姚昇志(已改名為姚糧鈿,業經原審論以非公務員與公務員共同對於非主管及監督之事務圖利罪,處有期徒刑1年4月,褫奪公權2年確定)共同對於非屬立法委員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東豐閣股份公司申請承租價購本件臺中市旱新段第805地號之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下稱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有違背依都市計畫法第30條第2項授權訂定之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多目標使用辦法第3條第1項、第7條,及依都市計畫法第85條授權訂定之都市計畫法臺灣省施行細則第36條、第37條規定,暨行政院76年1月21日(76)臺財字第1230號函釋,竟受東豐閣公司實際負責人謝聰烽與陳朝雄、綽號「阿德」之羅朝永、曾俊雄等人請託,為圖東豐閣公司取得本件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之租、購權利,及高志鵬於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事成之後可獲得以政治捐獻之形式支付之報酬,由高志鵬接續邀約管理國有財產機關之首長、副首長等長官到其立法院507辦公室會面或主持召開協調會,利用高志鵬擔任立法委員之職權機會及身分請託關說,以干預管理國有財產機關對於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是否同意出租讓售之決定,圖東豐閣公司取得系爭土地之租購權利及己身之報酬,並實際上因而獲得以政治捐獻名義捐款50萬元之利益等情。
肆、本院判決理由要旨
一、本件原判決綜合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所得,依法認定犯罪事實,已說明本於調查所得心證,分別定其取捨而為事實判斷之理由。所為論斷,核無違背經驗與論理法則。
二、本件原判決認定羅朝永等人以東豐閣公司「向中區辦事處申請租用後再辦理價購取得,日後即能轉售牟取暴利」、「欲依『先租後售』之方式取得土地之所有權」、「意在取得土地之所有權,取得租用權僅為取得所有權之階段行為」,且依卷內證據資料,高志鵬受羅朝永等人請託後,為圖東豐閣公司取得本件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之租、購權利,及事成之後高志鵬可獲得以政治捐獻之形式支付之報酬,而利用擔任立法委員之職權機會及身分,由高志鵬先後於96年1月底某日、同年3月13日邀約國有財產局副局長蘇維成、局長郭武博至其立法院507辦公室請託關說協助處理,國有財產局因而函示中區辦事處應同意東豐閣公司免拆除地上物之承租申請;又於中區辦事處依上開函示改變原已否准之見解,而於96年4月30日准予出租東豐閣公司後,高志鵬先就承租階段收取以「政治捐獻」名義捐款之50萬元利益,繼而進行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之讓售申請,接續再於96年6月29日下午出面主持並邀請中區辦事處廖蘇隆處長陪同郭武博局長至其立法院507辦公室參與協調會,請託關說以優惠價格儘速讓購系爭土地,且於廖蘇隆處長於該協調會中當場向東豐閣公司代表羅朝永等人表示本件土地因公共設施建蔽率明顯不足,不符已完成多目標使用投資計畫而不同意讓售之情形下,更於同年7月16日再度出面主持並邀請郭武博局長、東豐閣公司代表羅朝永等人至其立法院507辦公室參與協調會請託關說,希望國有財產局函示中區辦事處能洽臺中市政府解釋疑義,惟經數次公文往返,迄未能完成讓購本件土地,故羅朝永等人亦未交付第2階段之250萬元報酬等情。足見本件土地先申請承租,僅係為了取得申請價購之獎勵投資資格,自應就高志鵬所欲達成中區辦事處同意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係自始出於同一預定計畫之全部請託關說行為,為合一包括之整體觀察,以綜合判斷是否已「因而獲得利益」。從而高志鵬於「先租後售」之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之承租、價購接續各為2次之請託關說行為,並已獲取50萬元報酬,自屬已因而獲得利益。原審論高志鵬以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5款之圖利罪名,並無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上訴意旨置原判決明白之論斷於不顧,徒憑己見,將本件土地承租價購案割裂為承租、價購2階段,單獨觀察分別評價,主張承租階段雖已收錢但未違背法令、價購階段縱然違法但迄未獲准,僅屬未遂,均不該當圖利罪之構成要件云云,任意爭執,自非適法之上訴第三審理由。
三、本件上訴均不能認為已經符合法律規定之第三審上訴要件,應認係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邵燕玲       
                法官呂丹玉
                法官沈揚仁
                法官吳進發
                法官梁宏哲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