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7.06.22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googleplus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標  題: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4年度重訴字第393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4年度重訴字第393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

本院審理104年度重訴字第393號原告高雄市政府向被告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等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茲對今日判決結果說明如下:
一、 主文部分
(一) 被告李長榮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李謀偉或被告李長榮化  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王溪洲、蔡永堅、李瑞麟、黃進銘、沈銘修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柒佰柒拾捌萬捌仟肆佰拾捌元,及自民國一百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 被告華運倉儲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陳佳亨、黃建發、洪光林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柒佰柒拾捌萬捌仟肆佰拾捌元,及自民國一百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三) 第一項至第二項所命給付,任一被告已為給付或一部之給付者,其他被告就其履行之範圍內,同免給付之義務。
(四)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五) 訴訟費用(除減縮部分外)由被告李長榮化學工業股份有限  公司、李謀偉、王溪洲、蔡永堅、李瑞麟、黃進銘、沈銘修、華運倉儲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陳佳亨、黃建發、洪光林連帶負擔百分之四,餘由原告負擔。參加訴訟費用由參加人負擔。
(六)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於原告以新臺幣貳佰陸拾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李長榮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李謀偉、王溪洲、蔡永堅、李瑞麟、黃進銘、沈銘修、華運倉儲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陳佳亨、黃建發、洪光林如以新臺幣柒佰柒拾捌萬捌仟肆佰拾捌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後,得免假執行。
(七)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二、本件原因事實部分:
    原告高雄市政府因被告等所引發之氣爆事件,致所屬教育局、水利局、警察局…等24個單位受損,向被告等求償項目含建物損害、公務車輛損害、加班費損害…等,合計新臺幣173,621,528元。
三、本院就氣爆事件認定應負責任之人,及原因與責任比例:
(一)訴外人福聚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聚公司)因從事石化產業之需,遂委託被告中油公司埋設自該公司前鎮儲運所至大社工業區之直徑4 吋之地下管線(下稱系爭4 吋管線),被告中油公司並於民國80年4 月16日以前埋設完畢。嗣後,原告高雄市政府之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下稱水工處;現已調整編制為水利局)預定於80年11月間發包興建「前鎮崗山仔2-2 號道路(即新富路)排水幹線穿越鐵道工程(下稱系爭工程)」,該工程由瑞城公司得標施作。原告高雄市政府所屬公務員邱炳文為承辦人兼監工人員,楊宗仁為初驗人員,趙建喬則負責驗收。然邱炳文於監工時,疏未按圖監督廠商施作,亦無要求相關單位遷移與箱涵牴觸之系爭4 吋管線,悖離設計圖附註第13點之記載。其次,楊宗仁、趙建喬均明知高雄市凱旋三路、二聖路口(下稱系爭道路)下之排水箱涵(樁號0K +180 公尺至0K+186公尺間,下稱系爭排水箱涵)乃預鑄、場鑄連接處,同時亦屬與凱旋路主箱涵銜接處之高程介入點等重點施作位置,然其等竟均未進入該箱涵量測確認,致疏未發現該箱涵有系爭4 吋管線包覆於內,即率爾依序在驗收紀錄記載初驗、驗收合格,致瑞城公司順利通過驗收。從而,原告高雄市政府所屬公務員,於系爭排水箱涵設置、管理有欠缺具怠忽職守、虛應故事之過失,造成系爭4 吋管線穿越於箱涵排水斷面內,因完全懸空而暴露於水氣中,致管線第一層保護之包覆層長期在充滿水氣且潮濕之環境,原即易使管壁發生鏽蝕,並使為防蝕而採用之第二層保護之陰極防蝕法,礙於無法經由土壤有效涵蓋而失效,管壁出現腐蝕並日漸減薄,終至破損。
(二)被告李長榮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榮化公司,於97年間與福聚公司合併,以榮化公司為存續公司】繼受取得系爭4 吋管線後,被告榮化公司委託被告華運倉儲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運公司)利用系爭4 吋管線輸送丙烯至大社廠,該2 公司除均利用上開管線以牟利外,並均可掌控「丙烯」之危險源,核屬民法第191 條之3 前段之危險事業。惟被告榮化公司不曾檢測、維護該管線,致無從發現該管線已發生嚴重腐蝕現象,而任其繼續腐蝕;被告華運公司於案發日對管線操作不當,就氣爆事件之發生,合於「行為關連共同」之要件,應連帶負賠償責任。
(三)被告李謀偉為榮化公司負責人、被告王溪洲為該公司大社廠負責人,竟均疏於履行其等應承擔之企業監督責任,未督促下屬每年定期檢測管線及於管線有腐蝕現象致影響安全之虞時,有立即汰換之義務,忽視其等須善盡防範系爭4 吋管線發生危險之責任,以致未發現該管線已發生嚴重腐蝕現象,而任其繼續腐蝕,被告李謀偉、王溪洲之不作為行為,對系爭氣爆事件發生當屬共同原因。被告蔡永堅等4 人、陳佳亨等3 人分別為榮化公司、華運公司受僱人,於案發當晚,其等發現相關儀器呈異常數據時,竟疏未注意立即停送丙烯、未巡管以究明原因,被告蔡永堅等4 人反而屢次促請被告華運公司供料;而被告陳佳亨等3人獲悉華運端送料量與榮化端收料量呈大幅落差,華運廠內輸出量、管壓及電流同時異常時,疏未警覺管線洩漏之危險,更採行不當之管線檢漏測試致誤判管線現狀,於未完全排除管線洩漏之可能前,仍再度同意以全量供料予被告榮化公司,造成丙烯洩漏量持續遞增等後行為,併為氣爆之共同原因。
(四)原告高雄市政府所屬公務員之過失行為,既屬氣爆之共同原因,為謀求加害人與被害人間之公平,得類推適用民法過失相抵之規定。審酌原告高雄市政府設置系爭排水箱涵不當之前行為;被告榮化公司與華運公司暨其等人員,怠於維護、檢修管線,及操作疏失等後行為,其等對氣爆發生之原因力強弱,與過失輕重,認原告高雄市政府之過失比例應為40%、被告榮化公司等7 人為30%、被告華運公司等4 人為30%,方屬允洽。
四、被告中油公司無須負擔賠償責任之理由:
    系爭4 吋管線之所有人、埋設人均係被告榮化公司,而被告中油公司暨所屬人員對系爭4 吋管線之鏽蝕、破損及系爭氣爆事件之發生,並不具「保證人地位」;又被告中油公司暨所屬人員於案發前之作為,亦無違反災害防救法第30條之防災義務等情,業經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辦105 年度偵字第20751 號刑案、106 年度偵續字第126 號刑案調查綦詳。況原告高雄市政府就被告中油公司暨所屬人員對系爭氣爆事件之發生構成侵權行為之利己事實,既未舉證以實其說,則被告中油公司暨所屬人員自不負賠償責任。
五、本件適用過失相抵之範圍:
(一)原告高雄市政府雖主張系爭排水箱涵之設置機關為水利局,縱適用過失相抵,範圍僅限水利局。惟系爭排水箱涵乃系爭道路下方附屬工程,市區道路之設置、管理有欠缺,解釋上及於地面下附屬之系爭排水箱涵。而依市區道路條例第1 、3 、 4 條之規定,原告高雄市政府為系爭道路之主管機關,即便市區道路條例曾規定原告高雄市政府得將市區道路之相關業務,委由其他機關(構)或團體辦理,充其量僅藉授權高雄市政府工務局分層負責,以「加強」市區道路之維護及使用管理,要無變更市區道路之主管機關為工務局之目的,故系爭排水箱涵之設置機關仍係原告高雄市政府。
(二)高雄市政府所屬各單位,如教育局、水利局…等,乃高雄市政府依高雄市政府組織自治條例第1 條、第2 條第1 項、第2 項、第6 條第1 項等規定,基於確保地方自治,落實專業分工,將職掌之相關業務委由其他機關辦理,尚非藉授權方式將所轄各局、處等業務之主管機關變更為該等局、處。則高雄市政府所屬各單位之損害,仍屬高雄市政府之損害,均得類推適用過失相抵之規定。
六、本件原告高雄市政府所屬各單位得請求損害賠償金額,合計為12,980,730元,惟原告高雄市政府既有40%之過失,應減輕被告榮化公司等11人該範圍之賠償責任,經扣抵後,被告榮化公司等人應賠償總額計7,788,438 元。而本件被告榮化公司等11人依法雖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但原告高雄市政府僅請求榮化公司等11人負不真正連帶之責任,基於處分權主義、訴外裁判禁止之原則,本院自應予以尊重。
回本頁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