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告 日:
107.03.08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googleplus 分享至 plurk 分享至 line 友善列印
發布單位: 最高法院
標  題: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非字第119號被告郭瑤琪貪污案件新聞稿
檔案下載: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非字第119號被告郭瑤琪貪污案件新聞稿

一、被告郭瑤琪因貪污案件,前經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重上更(二)字第104 號判決,認被告基於收受賄賂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95年7 月4 日晚間10時許,在其職務宿舍收受李清波囑咐李宗賢交付之美金2 萬元後,為幫助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仁湖公司)參與「臺北車站G+2 、G+1 、U-1 層促進民間參與整建營運案」(下稱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即利用其職權,指示其機要秘書向交通部臺灣鐵路管理局(下稱臺鐵局)代理局長探詢可否與李清波見面。復於交通部2 次部務會報以主席身分裁示臺鐵局應對該標租案,儘速檢討,並於開標前邀集廠商為公開說明及於上網招標截止日前,應再召開說明會等情事,而為職務上行為,臺鐵局人員遂聯絡李清波說明、協調等情。因而撤銷第一審無罪判決,改判被告公務員,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處有期徒刑8年,褫奪公權4 年。所得財物美金2 萬元應予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追徵其價額。經上訴本院,由本院以102 年度台上字第4887號判決從程序上駁回被告上訴而確定。
二、檢察總長認臺灣高等法院101 年度重上更(二)字第104 號實體確定判決違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主文:上訴駁回。
三、本院判決理由摘要:
(一)、非常上訴意旨雖以原確定判決事實及理由先謂被告郭瑤琪主觀上「明知」南仁湖公司擬參與上開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其後再謂被告主觀上基於縱須利用其職務行為或職權影響力以協助南仁湖公司參與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收受賄賂「不確定犯意」等情,有事實之認定與判決理由矛盾之當然違背法令云云。然依原確定判決之認定,被告明知南仁湖公司參與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與其基於不確定故意收受賄賂二者間,一係關於被告主觀上是否知悉南仁湖公司參與上開營運案,屬於犯罪前事實之描述,另一係闡明被告究係基於何種「故意」而收受賄賂,屬主觀犯意之認定,本係不同層次事實之論述。則原確定判決事實認定被告明知南仁湖公司擬參與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主觀上基於縱須利用其職務行為或職權影響力以協助南仁湖公司參與該標租案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犯意而收受賄賂,並以此為基礎,認被告應成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其事實認定與理由說明並無矛盾,法律之適用亦無違誤。
(二)、非常上訴意旨徒將實務上對於收受賄賂罪之「對價關係」,自行區分為「主觀說」、「客觀說」及「折衷說」3 種,並認屬不同見解,有統一解釋之必要。惟細譯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本院諸判決意旨,僅係從不同角度剖析收受賄賂與職務上行為對價關係間之關連性,惟對於公務員收受賄賂與職務上行為須有對價關係乙節,前後各判決並無二致。從而,原確定判決以被告既明知李清波欲參與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之投標,所交付之美金2 萬元非一般餽贈,仍予以收受,並於收受美金2 萬元後,利用其職務上對臺鐵局有指揮、監督及影響力,隨即指示其機要秘書黃士榮向臺鐵局代理局長何煖軒探詢其是否可與李清波見面。另就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之議題,於交通部及電話中與李清波多次聯絡,並先後於2 次部務會報指示臺鐵局配合李清波,認被告收受李清波交付之美金2萬元賄賂與被告職務上行為,具有相當對價關係等情,而據以適用法律論處罪刑,並無違背法令情形,亦無須以非常上訴判決統一解釋法律之必要性存在。
(三)、刑法第13條第2 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或稱不確定故意),乃犯罪之責任要件,屬行為人主觀犯意之要素。又貪污治罪條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之公務員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必須所收受之賄賂與公務員職務上之行為具有一定對價關係(因果對應關係)。是公務員基於對於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之不確定故意,收受財物(賄賂)後為對應之職務行為,即應成立該罪。原確定判決同此論斷,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難認有違背法令情形。非常上訴意旨以不確定故意與對價關係,二者意涵恆為互斥,若基於不確定故意收受財物,即欠缺對價關係,不能論以此罪云云,指摘原確定判決違背法令,要無可取。
(四)、非常上訴意旨雖以原確定判決將本件所涉之標租案,誤用政府採購法之概念,而為被告不利之認定,認有證據上理由矛盾之當然違背法令云云。然對照原確定判決認定之事實、理由之說明,足以辨明本件爭議之標的為「臺北車站商場標租案」 ,縱原確定判決迭次載稱「標案」或「招標案」之詞,致產生該標租案究係依據政府採購法或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之疑義,然僅係用語未臻精當,且原確定判決亦無適用政府採購法論定被告之犯行或罪責,是上開「標案」或「招標案」之用語於辨明審判範圍及全案情節、判決本旨均無影響,自不得執為非常上訴之理由。
(五)、非常上訴意旨又以原確定判決認定被告為交通部長,理由欄僅以被告未依行為時「行政院暨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之規定,循正當流程受理李清波之陳情為由,而為被告不利之認定,對於當時仍有效施行之「行政院所屬各機關首長與民有約作業原則」相關規定未有一語敘及,有適用法規不當之違誤云云。然無論係被告行為時之「行政院暨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或「行政院所屬各機關首長與民有約作業原則」,均係為避免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私下與民眾接觸致產生不必要之誤會或弊端,而基於公開、透明之原則,所訂相關接見民眾或受理陳情之規則。依原確定判決之認定,被告確實未依「行政院暨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或「行政院所屬各機關首長與民有約作業原則」處理李清波之陳情或接見其人,而係於其職務宿舍內私會李清波之代理人李宗賢,並收取所交付之美金2 萬元,縱原確定判決未論及被告有無違反「行政院所屬各機關首長與民有約作業原則」,於判決亦不生影響。綜上,本件非常上訴無理由。
            最高法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王居財
                   法官 王敏慧
                   法官 鄭水銓
                   法官 呂丹玉
                   法官 謝靜恒
回本頁上方